野草莓 1

*迪乔
*私设 不要问我为什么大乔从印度回来了 大概是因为乔斯达卿是日不落帝国的军官(什么鬼
*丧心病狂的年操(11岁年龄差 叔父屌x子乔
*有 R-18 也就是说 犯罪臭 注意避雷
*尽量避免ooc
*首发依然短小
*背景 20世纪初 情节大概是经不起历史考据的
*饥寒交迫 迫不得已 自己动手 丰衣足食(并不












野草莓



















































1.

十二月的一个清晨,十岁的乔纳森·乔斯达提着笨重的皮箱站在红莓巷13号门前。

这座老旧的公寓由大块大块色彩暗哑的岩石砌成,缝隙与角落常年生长了丛丛青苔,晦暗潮圌湿。

男孩裹紧大衣,以抵御自大西洋刮来的阵阵冷风。自幼形成的良好教养与绅士风度使他不会在这个时间点贸然去敲门打扰多年未见的远房叔父,给其留下冒失无礼的恶劣印象。

而迪奥·布兰度此时正从半掩的窗户向下瞥视,手执一杯热气腾腾的可可。琥珀色的眸子在晨光的映照下显得意味不明。

2.

迪奥打开门时,从印度远道而来的小男孩正卧在潮圌湿的墙角旁,倚着皮箱昏睡。横越大洋的遥远路途使他疲惫不堪,年少的身躯纵使健康茁壮,终是抵不过与湿冷寒风一齐袭来的浓厚倦意与饿感。

迪奥在男孩跟前蹲下,划一根火柴燃起雪茄,于烟雾中,半眯起眼打量稚气未脱的脸庞。

他将视线移向远方,盘算一些之于未来必要的计划——比如刚刚到手的乔斯达卿那笔不菲的遗产,他准备好搬入英国的那座古老庄园,或是卖掉它搬去美国,在乡下购置一所大房子。比起前者,他显然更愿意告别欧洲这腐朽的旧世界,前往自圌由年轻的美国。还有,身旁这位乔斯达卿的遗孤…他如今是这可怜孩子的法定监护人…而这孩子的存在,于他而言更是一个巨大的风险。

男孩确是累坏了,沉重的呼吸声平稳地冲击着迪奥的耳膜。待燃完一支烟,迪奥回过神。男孩仍睡得很沉,而迪奥毫不怜惜地将他拍醒了。

乔纳森揉着朦胧的双眼,被尚未散尽的烟雾呛得直咳嗽。

「你便是乔乔吧。」低沉的男声赫然响起。

男孩抬头,眼前恍然出现了一张陌生男人的脸。

不等他回神,男人继续开口道「从今往后便由我迪奥来担任你的监护人。」

可怜的男孩很快明白过来眼前这位究竟是何许人,他站起身,感动而挚诚地鞠躬「我亲爱的叔父——高尚的布兰度先生,您的慷慨叫我感激不尽,使我着实不知如何报答这份恩情。」

尚未变声的童稚嗓音,一口浓厚的英国腔。说出的话是那样的愚蠢腐朽,令迪奥皱眉。这是他平生最厌恶的一种贵圌族口吻。

叔父移开视线,重新燃起烟,眉头紧皱。乔乔站在原地,神情不知所措,终是挠挠头。

迪奥冷冷地打量一切,真是个愚蠢的贵圌族孩子。他本不打算的,但他的怒火冒出了头,使得他突然扯过男孩的耳圌垂,恼火地低吼道「收起你那副虚伪的绅士做派,乔乔。今后你的事全由我迪奥主圌宰。说话也是,吃饭也是,每一件事都是。」

他迪奥要消去一切风险,守住一切,首先便是要将乔乔据为己有,彻底变为自己的「东西」。

而乔乔几乎被吓傻了。睁大碧蓝的眼睛,其间盈满泪水。

对,便是如此,要他对自己产生无上的恐惧。迪奥扬起嘴角。

3.

柔软的棉被中乔乔不安稳地睡着,被泪水濡圌湿的浓密睫毛尚未风干。

这座潮圌湿的旧公寓,空气中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霉臭,而如今的迪奥已然毫不在意,只是心情愉悦地捧着一本书看。他即将告别这里的一切,最好什么也不带走。他要迎来崭新的,无上享乐的生活。若要说还有什么不满,不过是会多一个累赘罢了——法律上必须负责的麻烦小孩。他迪奥21圌年来一向聪明地遵循法律,至少,表面上从来都是。

乔乔醒过来时肚子咕咕直叫。

而他在这世上唯一可依赖,却令他害怕至极的叔父正坐在不远的书桌旁看书。只是背影。

「……迪奥叔父。」他终是鼓起勇气怯生生地喊。

「哈?睡了这么久,娇气的贵圌族少爷。」迪奥头也不回,语气极其轻蔑,其中带有嗤笑。

「……为什么您非得这样认为呢?」男孩叹气。

「那么,乔乔,突然叫我,是因为肚子饿了吗?这般程度的饥饿也不能忍受吗?瞧吧,你无法反驳吧。乔乔!贵圌族少爷娇气的习性,在我迪奥这里是绝不容许的,乔乔。」

评论 ( 7 )
热度 ( 33 )

© まさお | Powered by LOFTER